聚合氯化铝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聚合氯化铝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月球上最后一个男人

发布时间:2020-07-13 18:51:11 阅读: 来源:聚合氯化铝厂家

1969年7月16日,人类首次登月。美国宇航员尼尔-阿姆斯特朗、埃德温奥尔德林、迈克尔科林斯乘阿波罗11号登上月球。在月球上他们共停留2l小时18分钟,采回22公斤月球土壤和岩石标本。

1969年11月14日至24日,阿波罗12号在月球的风暴海降落。

1970年4月11日至17日,阿波罗13号因故障中途返航,未能登月。

1971年1月31日至2月9日,阿波罗14号在月球的薄拉莫勒地区降落。

1971年7月26日至8月7日,阿波罗15号在月球的亚平宁山哈得利峡谷降落。

1972年4月16日至27日,阿波罗16号在月球的迪卡尔高地降落。

1972年l2月6日至19日,阿波罗17号在月球的陶拉斯一利特罗山脉降落,它历时12天又14小时,为飞行时间最长的一次。

阿波罗登月飞行共进行7次,参加的航天员共21人,其中有12人登上月球。登月航天员的平均年龄为40岁左右。

我放下左脚,地上一层薄灰便飞散了。轻柔的接触。就这样,完成了。一个塞尔南脚印留在了月球上。我的天,我正站在一个从来没有人来过的地方。此刻牢牢支撑我的土地不是地球的土地,而是另一个天体的土地!

休斯顿时间1972年12月11日下午1点54分,距我们从佛罗里达起飞后4天14小时22分11秒,我完成了航天职业生涯中最顺利的一次着陆。暂停片刻,我轻舒一口气。

自从脱离阿美利加号指令舱,两个半小时持续不断的动作和高度紧张,使我精疲力竭,而现在,一切却又戛然而止,顷刻间寂静笼罩。杰克和我一样震惊,一言不发。没有火箭的撞击声,没有震动,没有噪音。没有鸟儿歌唱,没有狗叫,没有风的低吟,也没有我之前人生中所熟悉的任何声响。

我被那样一种完全而彻底的寂静包裹着,直到今天我依然无法理解它。头盔中唯一的声音,是我吃力的呼吸,即使如此轻微的声响也显得唐突得无可救药。有一刻,我故意停止呼吸,于是,所有的声音都消失了。

我打破了魔咒。好的,休斯顿,挑战者号登月舱着陆成功!我高兴地汇报,同时费力把自己痉挛的双手从推进器控制台上撬走。是的,长官,我们到了。报告阿美利加号,挑战者号已经到达陶拉斯-利特罗山谷。

在南中央脊上方,地球安稳地悬在西南方向漆黑的夜空中,那,是我安静的守护星。

梦想的确能够成为现实。在月球上着陆四小时后,我穿着装有生命支持系统的背包,通过狭小的舱口蠕动倒行出舱。先双膝跪在门廊上,然后谨慎地走下挑战者号梯子,一步一级,直到双脚站在茶托形的支脚垫上。太阳光强烈地照耀着,我望向这广阔无垠的空旷,发现漆黑的天空依然厚重地遮蔽着整个视界,我的逻辑完全无法理解这巨大反差,怎么会是这样?

没有恐惧,没有担忧,一种强大的满足感和成就感,油然而生。我10码半号的靴子悬在这片近乎神话的土地上。人类已经仔细观察了它无数个世纪,从宗教符号、浪漫象征到狼人制造地、农业时间表,我们为它设定了无数的意象。我生命的每一晚,它都一直高高地悬在那儿,耐心地等待我的到来。

它在明亮的太阳下闪着光,好像镶嵌着成千上万颗小钻石一样。太阳低低地悬在月球这里早晨的天空上,给停泊的挑战者号拉出一个长长的影子。

我缓缓转动身体,试图看清周围的一切。我被这沉默而庄严的孤寂湮没了。没有类似松鼠的足迹可以显示任何生命迹象,没有小草的绿叶来为这平淡荒凉的美增色,头顶上没有一片云,也没有任何溪流的痕迹。但我感觉很舒服,仿佛我就是属于这里的。

从我所处的这片美丽的环山峡谷望去,两侧隐现的山脊一点也显不出险恶。似乎它们也一直在等待这么一天,有人来到这里,在它们的山谷里溜达~圈。我一点也不担心下一刻会发生什么,是不是眼下潜伏着什么未知的危险,也不考虑我们要怎样离开这里。

我们已经未了,我们也会回去。接下来的三天,我打算把生命活到极致,尽情体验在这里所有珍贵而精彩的存在。

太阳光下,我站在宇宙一角这个贫瘠的世界里,仰面望着浸没在无边黑暗中的湛蓝色地球,我知道科学开始迎接挑战的时候,来了。

我巡视四周,试图辨认方位。从山脊上滑落的巨石,在地面上轧出深深的辙沟。我们的着陆点,雕塑山脉,看上去就像是百岁老人脸上褶皱的皮肤。某次滑坡将山石一直冲到了峡谷中,放眼望去,到处都是大大小小的陨石坑,离我一胳膊远的距离就有一个。飞跃二十五万英里后降落在以我女儿名字命名的月球坑地,这使我惊异不已。

我四处跳跃以消除眩晕,尽快适应这个低重力的奇妙新世界。学习走路感觉就像在一盘果冻上平衡身体,还好最后我终于弄明白如何在做兔子跳的同时左右交替移动重心。就在我自我陶醉的时候,杰克却挪回到机舱门廊上朝下望,还嘟囔着:嘿,谁踩着我的月球表面了?然后他从梯子上蹦到支脚垫上,又一脚踏上了这片地质学家们的天堂。

巢湖西装制作

台州订做西装

银川设计西服

海门西服定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