聚合氯化铝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聚合氯化铝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窦宪明朝一个街头大混混居然灭掉了北匈奴

发布时间:2021-02-01 11:10:16 阅读: 来源:聚合氯化铝厂家

窦宪:明朝一个街头大混混居然灭掉了北匈奴

这是首先得从窦宪说起。窦宪出生于一个不平凡的家族,他的曾祖父是纳河西五郡给光武帝的窦融,云台的三十二将之一,封为安丰侯。他的祖父是窦融的长子窦穆,娶光武帝和阴丽华太后所生的内黄公主为妻。他的父亲窦勋为内黄公主所生,娶了光武帝长子刘强的女儿沘阳公主为妻。他的叔叔窦固也娶了光武帝的女儿涅阳公主为妻。窦家在东汉初期的权势,可以用一句话来总结:一公两侯三公主四位二千石大臣。.一公:窦融曾任东汉大司空;两侯:窦融为安丰侯,窦固为显亲侯,三公主:内黄公主、沘阳公主、涅阳公主。

窦宪的祖父窦穆,因为这权势,那是相当的嚣张。他的封地离六安国比较近,就想占据六安,强迫六安侯刘盱休妻,改娶自己的女儿。这种明目张胆的行为激怒了当政的汉明帝。汉明帝将窦穆免官,几年后,又将其连同窦宪的父亲窦勋、叔叔窦宣一起下狱,赐死于狱中。

这样,窦宪很小就成了孤儿。

(窦宪)

虽说是孤儿,但家大业大,生活仍然过得相当优裕,衣来伸手,饭来张口,和其他富家子弟在吃穿用度上没有什么不同。要说差别,就差别在少了家长的管教,小小年纪,天不怕,地不怕,为所欲为,无恶不作,成了一代混世魔王。而且,内心极度扭曲,睚眦必报,仇视世人,放拓不羁。窦宪有两个妹妹,大妹长大后成了汉章帝的皇后,小妹也成为了汉章帝的嫔妃。这样,窦家很快又兴旺发达起来了。

窦宪先后任侍中、虎贲中郎将,弟弟窦笃则任黄门侍郎。窦宪在朝中横行霸道,足令王公侧目。面对窦氏家族的胡作非为,很多正直之士看不下去了,纷纷上书弹劾。对这些弹劾,窦宪根本不当回事儿。他表现得比祖父窦穆还霸道,直接霸占了沁水公主刘致的庄园。沁水公主是光武帝刘秀的女儿,汉明帝的妹妹,汉章帝的姑姑,窦宪霸占了她的庄园,只能用一个词来形容:无法无天。汉章帝知道了此事,也不过切责几句,让他把庄园归还公主,仅此而已。

不久,汉章帝驾崩,窦宪的妹妹窦皇后升格成了窦太后,窦宪的时代来了!

窦宪内主机密,外宣诏命,威权薰天,一时无两。在汉章帝的葬礼期间,窦宪做了一件很有性格的事:杀死了齐殇王刘石的长子都乡侯刘畅,并嫁祸于刘石的次子利侯刘刚。刘畅和刘刚都是光武帝兄长刘縯的曾孙,来头不小,窦宪把事情搞得很大。窦太后为了给天下人一个说法,不得不把窦宪禁闭在内宫之中,声称要大义灭亲。

话虽这样说,但毕竟是亲哥哥,窦太后怎么舍得说杀就杀呢?她积极想办法,想给哥哥找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。妹妹的眷顾之情,窦宪充分感受到了,感激涕零之下,也跟着一起想办法。皇天不负有心人。开罪的机会,很快就被兄妹俩找到了。

章和二年(公元88年),北匈奴闹饥荒,发生了内乱,有大批的北匈奴人南下逃荒,向南匈奴投降。南匈奴早就盼着这一天了,现在看着北匈奴遭难,就想趁机再踹一脚,让北匈奴彻底歇菜。这一年7月,南匈奴单于给东汉政府上书,称:“应当趁着北匈奴内乱分裂的机会,出兵讨伐,打败北匈奴,让南北匈奴共为一国,使汉朝永无北方之忧。我南匈奴生长汉地,开口仰食,大汉每年给我们赏赐,动辄就达亿万之数。我们虽然无须操劳而安享太平,却因未能实行报效之义而感到惭愧。我们愿征调本部和分散在各郡的匈奴精锐,会同大汉天兵合力北征,一举平定北方敌害!”

就这一封信,窦宪嗅到了里面的战机,也找到了将功赎罪的机会。他向窦太后毛遂自荐,声称自己愿意统军北伐匈奴,以赎死罪。有大臣反对,说,夷情反复无常,其力量强时即侵凌弱者,力量弱时即向强者臣服。自汉兴以来,国家数度征伐匈奴,空耗无数人力物力。现在,我朝得已经得到鲜卑归顺,鲜卑新锐之师,斩获匈奴万数,夷虏相攻,汉坐享大功,不费一兵一卒。而如若听信南匈奴之策,让其吞并北匈奴,则鲜卑人必然受到限制。鲜卑外不能侵掠匈奴,内不能向汉朝请功,必然侵掠汉边境。窦太后为了让兄长建功,屏蔽掉了这些反战论调,于章和二年(公元88年)十月十七日,任命窦宪为车骑将军,佩金印紫绶,合上南匈奴的部队,征伐北匈奴。

(窦宪出征)

永元元年(公元89年)六月,窦宪兵分三路,分别从朔方鸡鹿塞(今内蒙古磴口县西北哈萨格峡谷口)、满夷谷(今内蒙古固阳县)、翩阳塞(固阳县境)出师,分路合击,约定在涿邪山(阿尔泰山东脉及约今蒙古戈壁阿尔泰山西部地区)会师,以期歼灭北单于之军。

窦宪所率大军在稽洛山(今蒙古境内的汗呼赫山脉)与北匈奴单于遭遇。

为了将北单于驱逐到涿邪山,以便由三路大军合围,一举全歼,窦宪发一万余精锐骑兵与北匈奴单于展开大战。

出乎意料的事发生了。

北匈奴军饱受饥饿之苦,士气低落,军心焕散,根本经受不起汉军的猛击。北匈奴军一败涂地,北单于在乱军中落荒而逃。窦宪整军追击,直追杀到私渠比鞮海(乌布苏诺尔湖),斩杀匈奴名王以下一万三千人,生擒者甚多,还俘获了各种牲畜百余万头。而由大部落副王、小部落王率众前来投降的,先后有八十一部、二十余万人。

想当年,战神霍去病进击祁连山,每次所俘不过数万人。窦宪这一役之功,却远超前辈英雄。以后的事实证明,窦宪此战的战果之盛,非但空前,而且绝后。北单于既已远遁,窦宪派人携带金帛沿路寻找、招降北单于。不久,汉军就在西海(蒙古国科布多城东哈腊湖)上找到了北单于的踪影,于是散发传单,诱以重利,实施招降。

北匈奴人心离散,北单于自觉无路可逃,只好接受投降,愿意前往洛阳拜见汉天子,并仿效当年呼韩邪单于归汉的先例,做汉的藩属,保国安民。这么一来,涿邪山就不必去了,窦宪、耿秉率军出塞三千余里,登上北匈奴腹地燕然山(蒙古国杭爱山)。

当年,霍去病率兵长袭两千里,深入漠北,追杀匈奴七万多人,俘虏匈奴王爷三人,以及匈奴高官八十三人,仍然马不停蹄,一直追杀到狼居胥山,筑坛祭天,威武还师。窦宪效仿前人,在巍然屹立的燕然山顶上,不但祭天,还让一代文豪班固写了碑文,刻在石碑上,记载此次征战的丰功伟绩,振大汉之天威。

此地距离边塞将近3千里。斩名王以下1万3千级,获得战利品马牛羊骆驼一百多万头。而北匈奴贵族闻犊须,日逐,温吾,夫渠王柳缇等八十一个部落率众归降,前后约20余万人。

这千秋不朽的赫赫功勋,真是壮哉雄哉。窦宪与部众登上燕然山(杭爱山),在山上立刻石碑,令大史学家班固作铭文记载汉家的功业威德。

铭文中有辞曰:铄王师兮征荒裔,剿凶虐兮戳海外,复其邈兮亘地界,封神丘兮建隆碣,熙地载兮振万世。

窦宪班师回国,驻扎五原。狡猾的北单于听说汉王朝大军已经入塞,就改变了主意,只派他的弟弟右温禺疑王随梁讽前往洛阳,向汉朝廷进贡。窦宪勃然大怒,遣返右温禺鞮王,再次出征。

永元二年(公元90年)五月,窦宪派别部进击屯驻于伊吾卢地区(新疆哈密)的北匈奴屯垦军,自己将兵出镇凉州(治所在今甘肃秦安县东北),统辖陇西、汉阳、武都、金城、安定、北地、武威、张掖、敦煌、酒泉等郡兵马。

盘踞在伊吾卢地区的北匈奴军被击溃,北单于知错了,赶紧派出使者入塞通告,说自己准备亲自入朝请罪。

可是迟了。

永元三年(公元91年),窦宪率军出居延塞,在金微山上(即今阿尔泰山似在今新疆阿勒泰附近地区)破北匈奴军,俘获北单于母,斩匈奴名王以下五千多人。北单于人间蒸发,不知所踪。北单于的弟弟右谷蠡王于除鞬、骨都候以下数千人,驻于蒲类海(今新疆巴里坤湖)地区,右谷蠡王于除键自立为单于,遣使者入塞,请求归附。窦宪颇有战略意识,为了抑制南匈奴,他毅然上书,请立于除鞬为北单于,设置中郎将进行监护。

次年(永元四年,公元92年)正月,汉和帝派遣大将军左校尉耿夔授予北匈奴于除鞬玺绶,赏赐玉剑四具,羽盖一驷,命中郎将任尚持符节护卫,屯驻伊吾,一如南匈奴单于先例。

就在政府军准备帮助于除键返回北方王庭之时,一场不是意外的意外发生了。

说这不是意外,是因为窦宪的无法无天,那是人尽皆知了。你想,之前的窦宪寸功未立,说话做事都牛气哄哄,眼珠子生到额头,用鼻孔照人;现在平定了匈奴,完成了一百多年好几代人没完成的事业,威名大盛,尾巴还不得翘上了天去了?

他广植爪牙,密养以心腹,把揽朝政,占据要津,营建私党,遍布眼线,大行搜刮百姓、贪污贿赂之能事。

北伐匈奴所耗费的人力、物力、财力已经令国库亏空,窦宪再这么一弄,更增加了人民负担。

因此,意外的事就开始发生了。

十四岁的汉和帝刘肇偷偷研读《汉书》里的外戚传,从文帝诛薄昭、武帝诛窦婴、昭帝诛上官桀、宣帝诛霍禹等事中寻求到了诛杀外戚的方法,通过深谋远虑,精心部署,制订了周密的行动计划,突然下了一道诏书,命出镇京州的窦宪回京辅政。

估摸窦宪已经上路,汉和帝全面出手,于永元四年(公元92年)23日至25日将窦宪的党羽连同窦笃本人来了个连锅端,全部下狱。

汉和帝因为窦太后的缘故,没有公开处死窦氏兄弟,而是等他们回到封地后才迫令他们自杀。横行一时的窦宪及其党羽竟在短短几天时间内就彻底被清除出局。窦宪一死,他之前扶植北匈奴、制约南匈奴及鲜卑的战略方针随即被取消。汉和帝命人斩杀了于除键,并将其部众斩杀殆尽。

至此,北匈奴势力被彻底的从北疆以及西域拔除,只有少数散失的部众西迁,成了一道惩罚西方人的“上帝之鞭”。这样,东汉王朝北部边患由此暂时解除,中国北方地区得到了统一。

窦宪虽然是一个祸国殃民的大魔君,是东汉外戚专权的祸首,但他亲率大军破北匈奴于稽落山和金微山,刻石燕然,对东汉王朝乃至整个中国历史的发展是有贡献的,他所奠定的中国北疆格局,既是东汉历代帝王的毕生追求,也是渴望刘志和平安定的北疆人民的愿望,对中国边疆统一和中华民族融合起到了重要作用。而北匈奴的逃亡,也改写了世界的格局。

一方面,北匈奴的离去,为东胡的鲜卑族入主北方草原提供了可能,也为南匈奴等胡族拥入汉朝境内提供了机会,为日后的“五胡之乱”埋下了幽微而深远的一笔。

另一方面,北匈奴的西迁,踏碎了欧洲人的梦,导致了强大的罗马帝国分崩离析,西方乱如散沙。

一句话,没有窦宪,今天的中国可能就不是这个样子,今天的世界也可能不是这个样子。当然,窦宪的死,也是罪有应得。

北京设计

长沙产品设计

阜阳工业设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