聚合氯化铝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聚合氯化铝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停尸房的守夜人-【xinwen】

发布时间:2021-10-12 11:37:09 阅读: 来源:聚合氯化铝厂家

四零六医院最近突然成为全国媒体关注的焦点。

因为该医院出了件大喜事:十七名久卧在床的病患竟然在几天之内相继下床走路了。

其中不乏早已被确诊的全身瘫痪、植物人以及脊椎受损的病患。

随即人们发现了新的问题,这些看似康复的病人只是行动与常人无异,但是几乎都出现了厌光,喜阴暗潮湿,几乎不与人交流的症状。

院方专家出面解释这是因为他们常年卧病在床,现在还需要一个复健疗程,辅以心理治疗才能重返社会。

本来这是一件令人惊喜的事,但是有一个人却开心不起来。

这个人就是停尸房的守夜人——周宇。

他一直没敢上报,最近这段时间停尸房里面的尸体出现了点异样。

陆续有尸体的后脖出现了伤口,直观的说:脊椎被咬穿,然后被吸空了髓液。

从齿痕来看,断然不是人类的齿痕。因为只有两个不大的眼儿,如果稍加装饰完全看不出来尸体被毁坏过。

但是周宇就是发现了,虽然是意外之举。

人就是这样奇怪。不知道的时候,毒粉丝,毒辣椒……都能吃得津津有味,但是一旦知道了真相,大脑就会拧开恐惧的阀门,一发不可收拾。

按理说,停尸房的守夜人,还要兼职搬尸工,胆子应该不小。但前提是:他明确知道这里面的这些人都不是活物,是不会动的。

人的恐惧,其实是来自于未知。

不知道才会恐惧,要是知道了,无非也就是闭上眼睛迎接那一刹那的冲击罢了。

所以我们看恐怖片里面的人物,先前害怕、恐惧,那是因为不知道自己将面对的是什么,会怎么死。等到真正直面死亡了,反而淡定了。

又好像我们在等待一个结果,是好是坏都不是最让人痛苦的,痛苦的是不确定。于是在希望和绝望之间游荡,消磨了意志残损了时光。

所以恐惧是等待的过程。

胆大如周宇,现在也有些害怕了。他忍不住开始思考是什么东西造成了这些尸体的伤口。

但是任凭他怎么回忆也想不起半点蛛丝马迹。于是他晚上开始特别留心每一个细微的动静,坚持了一周,仍然毫无所获。仍然不断有新尸体被吸走脊髓。

仿佛肇事者是个隐形人,又或者是虫豸……但都一一被周宇推翻。隐形人即便存在,拉开冷冻柜这么大的声响不可能不惊动他;虫豸又怎么可能钻进关合严密的冷冻柜,而且要把脊髓吸干,该是多大一条虫?

这周该周宇值白班,他留意了一下,尸体被破坏似乎都是在夜晚发生的。

自己该不该给换班的老刘提个醒?但这样做会不会吓到他?周宇有些犹豫。

突然间,周宇意识到一个严峻的问题:停尸房虽然不断有新鲜尸体入库,但是从被破坏的速度来看,似乎很快就要“库无完尸”了。如果那个神秘物的胃口越来越大,会不会开始吸活人的脊髓?

这个念头着实很吓人。

他做了一个决定,至少要查出是什么东西在捣鬼,以便给其他人发出警告。

用了两瓶酒一条烟,周宇顺利从监控室的李保安那里看到了他值班那段时间的监控录像。

让他奇怪的是,几乎每天晚上后半夜,就有一段视频是黑的。时间不长,也就十几二十分钟。

在画面黑掉之前,周宇分明看到自己站在摄像头的监控范围以内,醒着。但是自己怎么也回忆不起这段时间有什么不正常的事情。

翻来覆去看了好几次,还是李保安找到了疑点,在画面黑掉前后,周宇站的位置没有一丝变动。好几卷带子都是这样。明显不合常理——难道他站着发呆发了20分钟,每天准点?

李保安提出去检修一下摄像头,周宇让他先压一压这个事,如果真的有问题,此举必然会打草惊蛇。

谁知,第二天下午,李保安就带着技术人员来了一趟停尸房。把几个摄像头都检测了一下,并且优化了角度,近乎没有死角。在检修过程中,李保安发现负责监控进口的摄像头底座被人粘了一块口香糖,原本可旋转90度的摄像头现在有了30度的死角,正好看不见门口。

周宇既喜又惊,喜的是发现了问题,惊的是会不会因为这些举措惊动了凶手,从此作案更加严密。

下班的时候,周宇看到李保安居然没在保安室,难道他今天不值班?正想上前打个招呼,却看见他身边站了个人,两人有说有笑正要过马路。

旁边那个人很眼熟,应该是医院的医生,但是一下子想不起是那个科室的。

既然如此,周宇也不好上前打扰,只管自己赶路。

没走几步,他就听到路中央一阵刺耳的急刹车,然后是人群的尖叫。

扭头一看——李保安半个身子被卷进了一辆搅拌车的后轮。

当场毙命。

北联nk免疫细胞治疗

中国子宫癌十大医院

先天性无精症能治愈吗

北京批准干细胞医院